三月羽织

爬墙党,腐

雪落长白十三载,故人心归西湖畔。
2018.8.17
新年快乐

生来如此,天命风流。
ps:字丑勿嫌
图三为上次图的再照。(上次图被我照毁了)

临摹
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五爷太好了

莫名其妙的有了敏感词,审核中只好放截图......痛苦

明日梦(叶修生贺)上

今天是是叶修的21岁生日,嘉世众人为小队长办了一个“别有用心”的生日宴,嗯,非常得别有用心。嘉世众人的目的是:把小队长灌醉。没错,喝醉的小队长,他们还一次都没见过呢,想想就激动。几经密谋,劝酒这个最重要的任务落在了副队吴雪峰身上。众人表示:谁让小队长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呢?(吴雪峰:呵呵)
生日并不耽误勤勉的小队长的训练,为了防止等到太晚以至于酒店关门,众人在傍晚狠心地拉下了电闸。叶修只见屏幕里原本做着Z字抖动的一叶之秋突然大幅度地抽搐了一下,他刚想纳闷发生了什么,电脑就“噗”地一下关机了,黑掉的电脑屏幕仿佛在嘲笑着某人的无知。21岁的叶修还没经历过多少“江湖的险恶”,仍在思考着怎么突然停电了。
叶修顶着一头问号从椅子上起来,拖着麻木的腿走出训练室想去问问怎么了。刚打开门,就看见走廊那头的嘉世众人。叶修那是什么眼力啊,瞬间就发现了众人旁那打开的电闸盖。他晃晃悠悠地叼了根烟走过去:“雪峰哥,跳闸了吗?”吴雪峰被叶修看得有点儿心虚,不自觉地朝电闸那儿挪了挪:“对,对啊,今天真奇怪,怎么我们插了个电水壶就跳闸了呢?”叶小队长回头望了一眼那离插座N米远的电水壶,心中了然,就笑了笑说:“对啊,真奇怪。”,语调之扭曲让嘉世众人集体抹了一把冷汗。
“小队长,今天你生日啊。我们准备出去庆祝庆祝,走吧。”“对啊对啊,小队长要21岁了啊。”“一定要去庆祝庆祝。”“......” 叶修还没来得及拒绝,就已经被众人推出了嘉世的大楼。毕竟,论力气(此处不多加描述,你们懂的)......
拖拖拉拉,众人总算到了酒店,餐桌上已经放了一个大的夸张的蛋糕,形状是嘉世的队徽,上面插着一个牌子:祝小队长生日快乐。蛋糕上各种精巧的装饰充分体现了制作者的用心。“这个,我去订蛋糕的时候,那个做蛋糕的妹子是个嘉世粉...然后我就被认出来了…特别是当那妹子听说蛋糕是做给叶秋大神的时候,简直恨不得把自己会的所有花饰都做一遍。我原本没订这么大的,但做的装饰太多,原先那个尺寸直接就把队徽盖住了,那妹子索性就做了个这么大的,还没要我钱。说是叶神真爱粉,只想求个叶秋大神的签名。喏,本子在着儿呢。”一队员一脸崩溃地把本子递给叶修,吴雪峰很贴心地递给叶修一根笔。
“唔,嘉世限量版的笔记本?不错不错。”说着叶修就在其中一页龙飞凤舞地签了“叶秋”。然后将本子还给了那队员,附赠一道同情的目光。嘉世战队中,也只有他敢不做任何掩饰地大大方方地地上街了。虽说职业联赛只举办了两年,但联盟的宣传做得很大,哪怕是不玩荣耀的人也知道荣耀职业联赛。嘉世又是二连冠,嘉世战队的队员想做到走在街上不被认出来,除了叶修,难。
因为是提前预订,菜上得很快,众人纷纷赞着大厨的手艺,但叶修一脸平静。“怎么了,小队长?饭不好吃吗?”吴雪峰关心地问道。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说着叶修飞快地向嘴里扒了几口饭以示好吃。大家望向叶修的目光中带着明显的怀疑。两年来,叶修从来没有跟众人分享过自己的身世,众人对叶修的了解也就仅限于这两年,再加上叶修平时那随便的性子,想点一桌完全符合叶修口味的饭菜,完全是个奢望。
“小队长,这样吃饭多没有意思,要不,喝一点?好像你还从来没有喝过酒呢。”吴雪峰在众人各种疯狂的眼神暗示下硬着头皮开始劝酒。叶修听完后停下筷子抬头望向他:“怎么,职业选手还要喝酒?不怕手会抖吗?”
“就喝一点庆祝一下,没事的。”
“对啊,就喝一点不碍事的。”
“......”
“......”
最终叶修妥协:“好吧,就喝一杯葡萄酒吧,就一杯哈。”
众人手忙脚乱地给叶修倒了一杯葡萄酒,只见叶修接过,优雅地晃了晃,对大家说:“祝愿嘉世包揽联盟冠军,我先干为敬。”然后不等众人干杯,一饮而尽。但谁想到,叶修居然是个一杯倒,喝完不过几分钟,就两眼越眯越小,面色潮红,最后直接趴桌子上睡了过去。众人:不会吧,这醉得也太快太没意思了吧。我们还想调戏下酒后的小队长呢……
TBC

日暮归途(3)

愿赌服输,大概长了一些。@快秃了维C 
“格瑞格瑞,你看这个!”金献宝似的拿了个巨大的松果,“这可是我到目前为止发现的最大的松果了,你见过比它还大的吗?”
格瑞躺在床上无语望天,身上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,但依然被金裹成了个粽子——以防万一,脖子上依然有个绷带缠出的蝴蝶结。(金你一定是故意的对吧)
“格瑞格瑞,你看这个!这是我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松果了!”金又拿过一个松果朝格瑞炫耀着。
格瑞偏了偏头,目光投向了角落里那一大堆松果,额上划过三条黑线。(格瑞:金你怕不是属仓鼠的吧)
看到格瑞有了点反应,金说得更高兴了:“格瑞,你知道吗,我可喜欢收集松果了,我小的时候,姐姐还在,她每天看完柴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个松果。姐姐说松果代表了美好的愿望,它是大自然的礼物,如果一个孩子能收集到一千个又大又漂亮的松果,那他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。格瑞你说这会是真的吗?如果,如果我能收集到一千个又大又漂亮的松果,是不是我就可以见到姐姐了。”说到这儿,金的语气明显低落下来,但没过多久就又回到了兴高采烈的模样。“但是等我长大一点,我要先去城市找找姐姐,顺便看看城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对了格瑞你去过城市吗?听姐姐说城市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,孩子们有积木和风筝,风筝是可以飞的,哇,飞欸,大概就像小鸟一样吧,真的好想去看看啊。”金的眼睛里充满了向往。“不过,格瑞这几年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捡松果啊?我的松果距一千个还差好多呢,可我自己捡总捡不到几个又大又漂亮的,你说是不是因为别人也知道这个秘密,所以松果都被别人捡走了啊。”
格瑞:“……”(我能说不吗)
金:“你沉默我就认为你是默认了啊!”
格瑞:“……”
金:“太好了格瑞同意了啊!一言为定哦。”
(格瑞泪流满面)
从此以后,格瑞就和金开启了捡松果的日常……
“格瑞格瑞,你看我捡的这个!”
“……”
“格瑞格瑞,为什么我找不到大松果了?”
“……”(因为都被我捡走了)
“咦,格瑞格瑞,为什么你捡到这么多这么大的?”金一脸好奇。
“……天赋。”
“哇格瑞好棒!”
“……”(那肯定的啊)
“天色不早了,回去吧。”格瑞难得地多说了几个字。
“好啊好啊,格瑞说回去就回去。”
灿烂的夕阳下有两道拉长的影子向木屋移动着,一个动,一个静,却无比和谐。就这样,日子过去了一天又一天……

手残党的咸鱼
到现在都不会用的白白

日暮归途(2)

@李白嘿喂狗 愿赌服输
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啊,象牙白的发丝上闪耀着月华般的光。他倚着树干,好看的眉微微皱起,呼吸粗重,身上一个血洞被他紧紧捂着,但无济于事,大股大股的血正透过他的指缝奔涌而出。虚弱到极致,却有着无限的生机,淡淡的绿光包围着他,伤口在一点点愈合。
眼前的一幕把金惊呆了,金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人,也从未见过如此惊悚的场面。但金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,他迅速地回神跑进家中翻出了一大卷绷带,不容分说地把那人的伤口包了起来。那人静静地看着金包扎,紫罗兰色的眼瞳冰冷地注视着自己的伤口,好像对此毫不在意。但最后看到了金系的那个夸张的蝴蝶结,还是忍不住地眼角抽搐了一下。
“不好意思啊,姐姐只教我这样系了。”金看着那个违和的蝴蝶结,尴尬地摸了摸头。
“没事,谢谢。”那人说着就准备起身离开。
“欸你别走啊,你伤还没好呢!”金见状一把拉住那人,“你先到我家休息下养养伤吧!”
“不用,无碍。”再次开口,语气依然冰冷。
“怎么会没事呢?你流了这么多血,就这么走了怎么行?”不容分说,金将那人往家里扶去。
几番拉拉扯扯,那人轻叹了口气,表示妥协。金那鼓起的包子脸顿时洋溢起笑意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我还没问你名字呢。”
“格瑞。”
“格瑞你好!初次见面,我叫金。我们这就算是认识了啊,认识了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哦。”
听着金这奇葩的逻辑,淡定如格瑞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。

日暮归途。 开头

@李白嘿喂狗 
愿赌服输,先写个开头给你
OOC属于我
格瑞是一棵树,但不是普通的树,他有灵体,能幻化成人形。
金是一个孤儿,原本他和姐姐一起住在森林里的小屋里,但三年前他的姐姐迫于生计去了城市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于是,偌大的森林里有一个小屋,小屋里住着一个孤单的孩子。
其实孤单这种感觉全都是外人加的,金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觉得孤单。一天到晚笑嘻嘻地到森林里寻找食物、砍柴,闲暇时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的大树下乘凉望天,好不惬意。
一天,像往常一样,金去森林里找到一堆野莓,准备带回木屋里饱餐一顿,但他眼尖地发现自家木屋前有一个人影。一般来说,一个不大的孩子看到陌生人都应该是害怕的,但金不是这样,他生来神经大条,再大的困难也掩不掉他的笑脸,他如同他的名字一样,灿灿地发着光,如此耀眼,让人一眼望去就再也挪不开。